热词: 最新热点
主页 > 育儿 >

详解 从今年7月份起新的育儿补贴制度将全面实施
              来源: 未知   2019-07-12


      澳洲作为一个优质的福利国家,育儿福利制度的体系也发展得较为成熟和完善。在澳洲生儿育女,可以享受相对全面的福利照顾。

      为了更好地诠释新政内容,本文将着重分析育儿福利政策的具体种类,以及育儿新政的内容和影响,并结合澳洲普遍的育儿概况,为广大读者答疑解惑。

      其实,澳洲的育儿福利制度是一个相对宽泛的概念,包括了很多方面。现行的福利补助有如下主要类别:

      关于以下两项福利补助,由于涉及新政策变化,2018年7月2日就按照新政规则实施,所以单独在文章的第二部分进行介绍:

      福利A对于对于需要额外自主的单亲父母带儿家庭或只有一份收入的家庭不适用,因此政府专设了福利B类补贴。

      对于在职孕妇或者是收养儿童的养父母,如果因为照顾孩子的原因,需要离开在职岗位一段时间,澳洲政府会允许一定时间的休假以及提供相应的经济支持,即带薪产假。

      申请该补助的首要前提是,如果家长在这个孩子的名下申请了带薪产假,则会失去申请新生儿福利补助的资格。

      第一胎补助金额:2158.89澳元,如果第一胎是多胞胎,每个孩子可以获得2158.89澳元;

      澳洲政府为了减少新生儿父亲或者是的男性领养人在照料孩子期间作为家庭主要经济来源的经济负担而设立的补助项目。

      然而,在澳大利亚,由于幼儿托管费用十分昂贵,很多妈妈都会因为负担不起托儿费用,选择辞去工作,在家带娃。

      根据澳洲政府的数据显示,全澳有将近20万名家长因为需要在家照看孩子,而没有加入当地劳动力市场。为了鼓励这些家长重新投入职场,澳洲政府专门设立了托儿类补助。

      现澳洲境内享受育儿补贴政策的家庭数量达到120万,并且,在新政实施前,如果这些家庭希望继续获得育儿补贴,就必须向My Gov更新自己的信息,以便及时获得审批。

      Centrelink将在接下来的数周内与目前领取这些津贴的所有家庭联系,并提供关于津贴政策的进一步的解释说明,与此同时,家长们也可以通过MyGov直接前往Centrelink网站填写新表格。

      对于年收入高于186958澳元的家庭,从每个孩子每年7500澳元的上限提高至10000澳元。

      政府将通过改革额外投入25亿澳元,来对托儿和早教学习进行补贴。新政改革后,原有的补贴制度将按照单一经济情况审查的方式。

      分析称,大约70 %的澳大利亚家庭将获得更多的补贴,15%到27%的家庭将获得更少的补贴,具体取决于他们生活在哪个州。

      根据这一数据,西澳大利亚州的情况最为糟糕,67.55 %的家庭收入更高,5 %的家庭收入没有变化,27.5 %的家庭收入更低。

      新政改革目的是支持家庭收入最低的家庭以及工作最多的家庭。新政改革后,低收入家庭将获得更多的支持,与此同时,部分家庭会面临补贴的减少,甚至失去领取补贴的资格。

      澳联邦教育部长伯明翰(Simon Birningham)表示,“这项计划总体而言可以让大约100万家庭受益,并增加超过23万家庭的职场参与度。”

      这项规定备受澳洲网民诟病,他们认为,用收入标准的高低来衡量一个家庭能否平衡自身的收支是不合理的。

      由于房贷、私校等压力,再加上收入增长陷入疲态,许多高收入家庭也同样在育儿开销方面捉襟见肘,这一说法在澳大利亚家庭、收入和就业动态(HILDA)的最新研究数据中得到了支持。

      根据澳大利亚家庭、收入和就业动态(HILDA)的研究表明,虽然有着育儿福利的支持,在育儿方面,将近四分之三的家庭仍表示比较艰辛,其中,高收入家庭的育儿困难比例高达75.9%。

      若将领取家庭税收福利的等待期延长至3年,约50,000户新移民家庭(包括110,000名儿童)预计将会受到冲击。

      同时,将有另外30,000人落入等待申领带薪父母产假、育儿看护津贴及Newstart失业津贴的名单中。

      在新政之下,政府预计可节省下13亿澳元。然而,由于该法案将严重损害新移民利益,该法案遭遇了强劲的反对意见。

      澳大利亚社会服务委员会(Australian Council of Social Service)的克罗(Charmaine Crowe)称,妇女和儿童将成为最大的“输家”,由于这两个人群是家庭税收福利和带薪产假的主要受惠者,而在法案中,这两项福利会被削减得最多。

      根据澳大利亚家庭、收入和就业动态(HILDA)的最新研究数据表明,从2002年以来,澳洲家庭养育幼儿的成本大幅提升,其中:

      除了政府的积极改革,反对党工党领袖Bill Shorten也对育儿补贴发表意见,表示执政党的补贴力度还是不够。

      Bill Shorten说:“现在太多的家庭的收入都用在托儿费用上了,要经济增长,就需要更好的托儿政策。”于是他承诺:一旦当选,将想办法建设更多的托儿服务中心,以解决目前托儿所“供不应求”的局面! 另外,工党还承诺,未来将会拨款30亿澳元,来减轻父母们的育儿压力。

      可以看出,从大幅度提高补助力度,到承诺开放低要求的“保姆签证”,澳洲的育儿问题,不仅是民众关注的焦点,还成为了政府和反对党赢取民心的重要筹码。

      作为新移民,当我们在这片热土上创造理想生活的时候,感谢澳洲完善成熟的育儿福利制度,成为我们身后有力的支撑,让我们能够放手去闯,更能在片刻的休憩时,感慨一句,移民不易,且行且珍惜。

泰国试管婴儿保研人论坛恩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