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最新热点
主页 > 医药 >

医药板块全线上涨 科创板储备项目多为医药类公司
              来源: 未知   2019-03-04


      医药板块盘中大幅拉升,东富龙、九安医疗等多只个股涨停,迈瑞医疗、东诚药业、迈克生物、贝瑞基因等纷纷跟随大涨。消息面上,上交所理事长黄红元27日表示,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高端制造、新材料等领域申报科创板的企业相对较多。

      周一基因疗法领域迎来了两个重磅事件:领航者Crispr Therapeutics和其合作伙伴Vertex Pharmaceuticals宣布了CTX001基因疗法首次在人类身上试验;以及瑞士生物医药巨头罗氏公司以4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美国生物技术公司Spark Therapeutics。。

      这两个消息推动纳斯达克生物科技指数上涨至4个月新高,昨日A场上的生物医药板块也受此刺激纷纷异动。免疫治疗、生物疫苗两个细分板块涨幅居前,带动整个医药板块快速崛起。其中,冠昊生物、佐力药业、舒泰神、山河药辅、华通医药、蔚蓝生物及四环生物强势封板,中源协和、复星医药、贵州百灵等也一度冲上涨停板。

      不过,在一位投资界人士看来,生物医药板块大幅走强,更多的是因为新入场资金寻找低位股票,“一轮行情各个板块都有轮动的机会,医药股业绩稳定、估值不高,还没怎么涨,可以买医药股了”。

      近期A股涨势如虹,一些板块更是凌厉上攻,但生物医药板块相对滞涨。统计显示,从春节长假后到昨日收盘,申万28个一级行业中,非银金融、电子、农林牧渔、计算机、通信5个行业涨幅居前,累计涨幅(算术平均)均超过25%,而生物医药行业累计涨幅(算术平均)为14.83%,居倒数第四位。

      东海证券分析师常江认为,当前反弹的主要驱动力在于政策对于市场情绪的提振,春季躁动行情或将延续,但反弹力度明显不足,建议在防控风险的同时,重点关注受政策利好、业绩稳健且估值合理的优质个股。

      2018年下半年,生物医药板块频繁飞出“黑天鹅事件”,加上受政策持续偏紧和市场大环境的影响,整个板块呈现泥沙俱下的走势,很多基本面预期稳定的上市公司股价也经历了一段深幅的调整。那么,在A场高涨情绪之际,医药板块是否由此展开一波估值修复行情呢?

      从细分板块的资金动向数据来看,昨日生物制药板块的资金流入额为5.88亿元,居于第三位,仅次于饲料养殖板块和钢铁冶炼板块。

      值得注意的是,融资资金在2月25日加速流入该板块。数据显示,2月25日生物医药板块合计融资买入额为67亿元,较上一交易日的33亿元翻了一番。从个股看,2月25日融资买入额超过1亿元的医药股有22只,而上一交易日融资买入额超过1亿元的医药股仅7只。22只个股中,康恩贝最受融资客青睐,融资买入额为5.20亿元,复星医药、白云山的融资买入额紧随着其后,均超过3亿元。

      不过,信达证券预计2019年医药行业受到政策的干扰仍较大,建议回避受到医保控费、带量采购影响较大的细分市场及公司,寻找对医保依赖性较弱的子行业及政策鼓励的细分行业。而平安证券则认为,政策预期已经触底,其认为,从政府近期多次表示“稳妥推进4+7集采试点工作”的表态来看,第一批带量采购目前尚未开始执行,需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推出第二批,且一致性评价推进速度偏慢,短期内迅速推开全面带量采购时机尚未成熟。

      日前有关生物医药行业的政策频频出台。例如,2月22日为鼓励罕见病制药产业发展,降低患者用药成本,财政部发布关于罕见病药品增值税政策的通知,自2019年3月1日起,对进口罕见病药品,减按3%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2月25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召开全国消费品工业工作座谈会。工信部副部长王江平表示,2019年要全力做好药品供应保障、推动疫苗行业重组整合。在业界人士看来,2019年医药板块最大的机会来自政策的中长期推进。(证券时报)

      黄红元表示,按照科创板的定位和准入条件,以及这些企业自身的意愿,后备的科创板可以上市的企业数量还是比较适当的。这些企业准备有快有慢,可能不太会出现大批量的集中申报。从企业的地理分布来看,北京、长三角、珠三角,武汉、成都、西安这些科技企业集中的城市数量比较多。从行业分布来看,新一代的信息技术、生物医药、高端制造、新材料这些领域的企业相对多一点。这些企业总体的特征是研发投入比较大,成长性比较好。(蓝鲸财经)

      日本过去面临过全民医保压力以及降药占比的控费改革等政策,那么这些政策历史环境下实际的影响路径如何?聚焦日本药品市场的发展,探索日本医药行业在控费背景下的行为路径:

      日本制药企业即使80年代的创新主要是me-too或me-better, 但是专利成为了最好的保护。

      90年代海外研发进入收获期,在日本国内上市不断刷新单药收入记录,再加上仿制药政策之前原研产品被替代速度很慢,使得大药企收入集中度不断提升。

      以武田为例,1995年处方药收入5,287亿日元, 剔除约1,000亿海外收入,占国内处方药药市场6.3%。

      制定品种 — 原研企业预实验 — 仿制药企业预实验 — 再评价制定 — 溶出方法公示 —最终结果公示

      从1998年8月7日公布第三批制定品种(38个成分和4个配方) 来看, 进度最快的12个品种(成分) 历时22个月, 其中制定溶出标准耗费15个月, 确定标准和品目评价完成花费7个月。

      日本1967年前药品和中国2003年前的情况类似,不考虑专利、临床不规范、审评标准不一致,因此1971年“药效再评价”解决了重大的历史遗留问题,品种数量锐减。

      1967年药品审批基本方针出台后,到1980年建立再审查制度,整体批文数量并没有很多,主要以“新药”为主。

      90年代,大批“新”药过期,仿制药批文数量暴增,1998年开始的质量再评价基本把生产企业降到20家以下,质量标准出来后仿制药批文又会激增,但此时处于有效的调节机制下(企业衡量投入产出比)。(格隆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