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医药

扎堆开设的医药咨询公司会被一锅端吗?审计署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4-01 09:13

  湖北省医药咨询业纳税人数量陡增,部分区县个人规模纳税人达千余户,开具增值税金额呈暴发式增长态势、虚开增值税的风险突出。审计署对此类企业开票行为定性为“过票洗钱”,给企业带来巨大风险。鉴于当下明星工作室被税务总局介入调查,这些伪CSO也可能面临一锅端的局面,唯有合规才是真CSO的运营之道。

  近日,朋友圈流传一份由国家税务总局湖北省税务局发布的通知,内容是关于开展医药咨询行业专项风险应对工作。

  通知显示,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湖北省医药咨询业纳税人数量陡增,黄冈、咸宁、孝感、潜江等市的少数县(市、区)登记注册为医药咨询业的个人规模纳税人达千余户,开具增值税金额呈暴发式增长态势、虚开增值税的风险突出,已经引起审计署等有关部门的关注。审计署对此类企业开票行为定性为“过票洗钱”。

  通知指出,两票制实施后,过票公司销声匿迹,但与此同时,为了应付两票制,大量冠以“咨询管理服务”、“医药科技咨询”、“信息科技”等头衔的第三方服务公司出现。

  这些第三方服务公司,普遍是由县市区企业孵化器引入,基本为原医药经销商注册成立,并且是一对多,即一个经销商利用亲朋好友的身份证件或以支付极少费用利用农民身份证件,办理多家个人独资医药咨询公司,继续为两票制后医药生产企业和药品经销商加价提供服务,形成新兴的医药咨询公司。

  部分地区冠以“总部经济”名义,存在通过财政返还鼓励医药咨询行业发展的情况。医药咨询行业不仅涉嫌虚开增值税,同时也伴随着虚增医药生产企业和药品经销商企业所得税成本列支的问题,并有向广告业渗透的趋势。

  2018年1-5月份,湖北全省共有5397户医药咨询行业纳税人,涉及开票金额30.9亿元,税额9258.2万元,其中,开具增值税专用6766份,金额5.3亿元,税额1592.7万元,开具增值税

  由此可见,审计署已把扎堆在园区开医药类咨询公司的行为定性为“过票洗钱”,这是国家层面的定性,涉及刑法犯罪,后果是相当严重的。

  而湖北省税务局根据审计署的定性展开了调查,掌握了一些特征:比如拿各种身份证注册公司,且多集中注册在园区,通过财政返还方式鼓励这些公司注册。

  回想起医药云端工作室曾在2016年4月就预判过CSO将大爆发,所谓CSO(Contract Sales Organization,CSO),可直译为合同销售组织,亦可称之为销售外包,意即产品持有人将产品销售服务外包给专业的机构来完成。

  但一路走来,我们几乎在相关CSO文章中呼吁要合规,要合规,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很多人理解的合规是为了打造所谓的“证据链”。

  在当下的医药环境中,成立CSO公司,完善或构建专业化营销服务团队,的确是代理商转型的必然,也是未来医药营销的发展趋势。但是为了「开出」而拿到费用的「CSO」显然是不合规的。

  正如湖北省税务总局所掌握的情况一样,这些扎堆开在园区的医药类咨询公司如果仅仅是为了开出,顺便再做一些“证据链”的话,其开出的与真实业务其实并无关联,所谓的证据链完全只能靠编造。

  真正的CSO公司,是要在合规的前提下,在有限的资源条件下,进行各类资源的充分整合,包括进行产品的筛选、产品对应的营销外包服务的设计与承接、营销方式的创新。

  而合规,则要求每张背后一定要有真实的业务发生,就要设计和规划真实的业务,不是编造、更不是臆断,而是建立在行业特点和自身情况基础上的设计。

  另外,据《经济观察报》报道,今年7月,数位政府部门人介绍,在崔永元披露影视圈“阴阳合同”事件后,高层也很关注,并作出了批示,同时税务部门也介入调查。明星们扎堆到霍尔果斯、上海松江、江苏无锡、浙江东阳等著名“避税区”注册工作室,这些地方不是免税就是低税率对影视业核定征收,且又是当地税务局按照合法程序批准的。

  然而,税务部门依旧查到了某影视公司的一张假“进项”,与真实开支不符,从而将该公司所有项目彻查了一番。被查出的假,需

  要按照项目的总金额(特别强调这不是金额,而是整个影视项目的总金额)按照35%补缴税收。该影视公司无法承受,只能宣布倒闭。

  这样的事情不仅仅会发生在影视业,说不定哪一天也会发生在医药类咨询公司身上,届时成千上万家伪CSO将有可能被一锅端,因此,千万不要心存侥幸,合规才是长久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