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医药

进口药医保谈判:高价药“以量换价”出局者再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3-27 16:58

  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提供的PDB药物综合数据库数据,显示了美罗华、赫赛汀、安维汀和诺和力四个明星单品的销售情况——它们都是在2017年度纳入医保价格谈判体系的。虽然四种药物进入医保后降价幅度分别为29%、65%、62%和43%,但是因为销量的增长,四个品种2018年实际销售金额同比增幅分别为13%、48%、74%和120%。

  这是我国建立医保制度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医保目录谈判,128个备谈判药品中遴选出119个新增拟谈判品种,再加上31个拟谈判续约药品。150个药品中,97个成功,包括22个抗癌药、7个罕见病用药、14个慢性病用药和4个儿童用药。70个新增药品平均降价60.7%,27个续约药品平均降价也达到26.4%,年度医药行业翘首以盼的最重磅消息终于落地。

  历次医保谈判结果下来,药企都是几家欢喜几次愁。此次,12个国产重大创新药品谈成了8个,决策层向国产创新药倾斜,这是意料之中。抗癌网红药PD-1入围仅信达一家,坊间传闻的默沙东等跨国药企出局,这则是意料之外。

  本次谈判中诺华、强生入围产品均达到7个,数量上成本赢家,此外,罗氏入局5个产品,赛诺菲、阿斯利康入局3个产品。《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一轮新进入医保目录的跨国药企药品,不乏诸多明星产品,如全球“药王”艾伯维的阿达木单抗注射液(以下简称修美乐),治疗免疫系统疾病;诺华的磷酸卢克替尼片(以下简称捷恪卫),治疗骨髓纤维化;罗氏的盐酸阿来替尼胶囊(以下简称安生莎),治疗非小细胞肺癌;强生的波生坦片(以下简称全可利),主治罕见病肺动脉高压。

  对于产品入局医保目录,多个跨国药企表示出欣喜之意。阿斯利康肿瘤业务部工作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阿斯利康一直高度配合政府在提高药物可及性方面的政策,全力支持响应全国医保目录谈判,希望让更多患者能用得起新药。”赛诺菲则表示,这是赛诺菲积极回应、全力支持国家医保政策,以实际行动兑现深耕中国市场,致力于长期服务中国患者的庄严承诺。

  而此次未进医保目录的企业亦有其考虑,PD-1首药、BMS的O药,以及在国内获批三个适应症的默沙东K药,均因市场策略方面的考量放弃了这次机会。

  BMS方面在回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时表示,“坚信欧狄沃能够为中国患者、医疗机构和社会带来价值。非常遗憾欧狄沃今年未能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用于二线非小细胞肺癌治疗。BMS将不断探索与中国政府、支付方及第三方机构的合作,通过多元化的举措,共同提升欧狄沃在中国的可及性”。

  结果揭晓后,行业最关注的大新闻当属全球级“药王”修美乐入局。修美乐在美国和欧盟等地获批用于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银屑病和克罗恩病等14种疾病,从2012年起便蝉联全球药品销售冠军7年之久,2018年,修美乐全球营销总额达到199.36亿美元,约1344.64亿人民币。

  不过,由于价格高昂,获批适应症较少等原因,修美乐在国内的销售额不算高,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提供的PDB数据库数据显示,该药品国内市场规模不算大:2015年,重点医院阿达木单抗的销售额为2385万元,2016为1944万元,2017年,阿达木单抗样本医院销售额仅为1800万元左右。

  而在本轮谈判中,修美乐将身价从每支7600元降到1290元获得入场券。在这场“跳水”式的降价策略背后,是药企的医保生意经。

  据安永2019年医药行业研究报告《中国医药改革背景下,跨国药企的战略应对》,2018年全球医药市场规模约为1.25万亿美元,预计至2023年,全球医药市场规模将超过1.50万亿美元。中国在2015年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药品国家市场,2018年市场规模约达1370亿美元,占全球市场11.37%,预计至2023年,规模将达到1400-1700亿美元。

  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提供的PDB药物综合数据库数据,显示了美罗华、赫赛汀、安维汀和诺和力四个明星单品的销售情况它们都是在2017年度纳入医保价格谈判体系的。虽然四种药物进入医保后降价幅度分别为29%、65%、62%和43%,但是因为销量的增长,四个品种2018年实际销售金额同比增幅分别为13%、48%、74%和120%。

  目前修美乐在国内已获批4个适应症,分别为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中重度斑块状银屑病以及今年11月刚获批的多关节型幼年特发性关节炎。实际上,国内仅类风湿关节炎患者数量就达到近500万。

  另一方面,由于大量生物类似药在欧洲上市,修美乐在美国以外的全球市场销量下滑27%,该药今年上半年销售额仅93.16亿元,背后药企艾伯维上半年总营收160.83亿美元,同比下降了1%。同时,国产版修美乐,百奥泰的阿达木单抗也在今年11月获批,此时进入医保目录产生的带量效应,对修美乐来说或许意味重大。

  从本轮医保谈判的结果来看,信号已经释放地颇为明显:要进医保目录,药价得大降。原研药降价当然利国利民,但在跨国原研药目前尚未有仿制药竞争的格局下,后续产能是否能跟上国内病患的大规模数量,也是需要考量的问题。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