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性

豆瓣92有人来打《余欢水》的脸了!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8-20 12:17

  不妨看看这部比《余欢水》台词尖锐得多,犀利得多,甚至直接以反女权者为主角,但是却得到9.2分的新剧——

  《美国夫人》是根据真实的历史事件改编的电视剧,也是大魔王凯特·布兰切特主演的第一部剧。(看主演就感觉很想看系列)

  虽然这时美国女性的地位已经得到提高,拥有了参政权、选举权,但是她们在社会上的身份却未得到普遍认同,“女性=家庭主妇”依然是大众的认知。

  为了改变这种刻板印象,以及使女性和男性获得同样的社会地位,1923年起草的《平等权利修正案》(Equal Right Amendment)重新提上议程。

  修正案是保障所有美国公民部分性别地享有平等的合法权利,试图解决男女两性在离婚、财产、就业和其他事项方面的法律区别。

  但是,这部剧的主角,也就是大魔王凯特·布兰切特演的那个,却偏偏是那位反对女权运动、反对ERA的保守派女性代表——菲利斯·施拉夫利(Phyllis Schlafly)。

  在她组织的反对行动阻挠下,ERA至今没有得到通过。(2020年初弗吉尼亚州成为第38个批准ERA的州。但因为超过了期限,ERA能否写进美国《宪法》还是未知数。)

  和我们印象中反面人物、老顽固不同,施拉夫利在剧里,不仅不丑陋,而且还是一个美丽、优雅有教养的女性。

  当然,与此同时,她还是一位拥有世俗意义上幸福家庭的主妇,老公是毕业于哈佛法学系的检察官,有六个孩子。

  原本,施拉夫利对ERA压根不感兴趣,她的野心是想参与国会竞选,对她擅长的核武器、发表意见。

  为了引起这些男性的注意,为了得到他们的支持,施拉夫利决定以「反对ERA」作为自己的武器。

  在当时的格局之下,男性觉得同意ERA是给女权主义者一点甜头,他们内心并不赞成这个修正案。

  而施拉夫利,则要做那个冲在前面的反对者,有她的摇旗呐喊(而且还是女性),那些躲在后面的男性才敢光明正大投反对票。

  最重要的是,家庭主妇是最适合女性的工作,如果ERA鼓励所有女性都出去工作,那就是剥夺女性留在家庭的“幸福权利”。

  而那些女权主义者,大部分都是独身或者离异,她们推动ERA只是想家庭主妇加入这个“失败者联盟”,把个人不幸福归咎于社会不公平。

  不仅有很多家庭主妇加入到施拉夫利的反对ERA阵营,当她所在的州——伊利诺伊州要举行ERA投票的时候,施拉夫利还拉一帮家庭主妇,用自制的面包和果酱作诱饵,以“持家者送给养家者”的名义,派给那些投票的男性,表达家庭主妇们反对ERA的决心。

  然后,施拉夫利又继续进行各种活动,对家庭主妇,个人幸福是无法通过ERA实现的,就算通过了ERA,你的老公也不会更爱你。

  比如,她有才干,有学历,但却囿于家庭主妇的身份,哪怕有抱负,但也要先得到丈夫的经济支持。

  比如,自我感觉良好的她,无论在外面做多少事情,得到多少的名声,回到家依旧要被丈夫奚落,在丈夫眼里,施拉夫利不过是一个事事不如他,长着一个漂亮脸蛋又比他年轻很多的女人。

  △鼓励家庭主妇离开家庭进行活动,这本身就是女权思想的一种。反女权通过女权方式实现,这是这部剧有意思的地方。

  站在母亲的立场,施拉夫利还能继续那么坚决?那么强硬?在和家庭之间,在个人野心和亲情之间,她又要如何取舍?

  这一点,看穿着就知道,当施拉夫利为首的保守派都以传统的裙装出现的时候,自由派则是什么style都有。

  △这本《女士》杂志很出名,它是一本没有时尚内容的女性杂志,每一期探讨的都是关于女性的社会问题,比如堕胎权、比如职场歧视等等。

  △剧里的贝蒂·弗莱顿,现实中的原型被称为“现代妇女解放运动之母”,她写的《女性的奥秘》是女性主义的经典著作

  △贝蒂骂施拉夫利女巫妖言惑众,在西方文化语境中,女巫是带有非常严重侮辱女性的话,所以当贝蒂说出口的时候,全场哗然

  没错,女权主义/女性主义以及消除性别歧视、追求人人平等,当然是一种进步的思想,但是在达到最终目的之前的道路,却是幽暗而曲折的。

  △女权主义者格洛丽亚把票投给党的麦戈文,希望换他支持堕胎权,结果对方得到票以后就“翻脸”,不再支持堕胎权。

  一个更立体、丰富的反女权者形象,只是让我们看清楚,究竟我们的前方分歧在哪里?究竟是什么妨碍了女权主义继续前行?

  像施拉夫利,她明明也是优秀的女性代表,甚至也受到了男权的压制,只是为了个人目的,才变成反女权派。

  如果我们只是彼此打压,一有分歧就拉黑互踩对方,那我们根本没有办法等到双方互相理解、达成共识的那一天。

  △婚姻就是这种话,说起来很爽,可是有多少女性可以接受?女权运动绝对不是喊喊口号就能实现。

  即便她在反女权活动中一枝独秀,她也没办法得到那些男性家的认同,也没有办法得到她梦寐以求的国会席位。

  △很有意思的一个画面,当广播里传来苏联有可能会用核武器攻击美国五角大楼的时候,施拉夫利走到地下室,那里藏了很多防毒面具。这才是施拉夫利想要实现的事业,她想要做和有关的事情,而不是和女权主义者辩论。可惜,她的野心,如果不消除歧视,是无法实现的。

  所以,说到底,反对派也好,自由派也好,女性想要得到自己的幸福,最终也只能通过消除歧视来实现。

  我很认同剧里的一句话,不要把女权变成女性之间的战争。(当然女权也不是打压男性,今天看「看理想」公众号,有一句话我同意:“我们反抗的是以男性成为权力主导背后的一切逻辑和机制”,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是这种机制的受害者)

  △同样是剧里一组意味深长的镜头,保守派的女性反对ERA,自由派女性支持ERA,她们举着标语走进法院,然后互相对望。大家都是女性,究竟是什么,让我们至此?

  我们只能通过这些荒谬、突兀或者可笑的台词,去表达自己的意见,而除此之外,我们根本找不到一部像《美国夫人》一样丰满、扎实的女性剧,让人可以去思考、反思女权究竟是什么?

  △“为什么女人只能接受半生浮华,却无法在人类命运中占据一席之地呢?”剧里的这句话,也是《女性的奥秘》里的原话让我泪目,历史上属于女性的声音,还是太少太少。

  就好像为什么女人都要谈恋爱或者借助男人上位?而男人的影视形象,为什么大多是屌丝且不会尊重女性?

  △“我看过最好的女权剧,主角竟然是反女权的领袖人物”,这句评价本身就很有意思,如果连反女权是什么都拍不清楚,那我们又如何告诉别人,什么是女权?一个立体的反女权人物,胜过无数个只为谈恋爱的“大女主”。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与封面号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如因文章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封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