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性

英语写作起源再向前推女性处于核心位置

来源:未知 时间:2019-11-23 23:54

  人们一般认为,英国的第一批女性作家出现在中世纪后期,但最近出版的一本书声称可以将其提前至公元8世纪。

  位于坎布里亚比瑟姆的圣米歇尔与众天使教堂彩绘玻璃上的圣莱奥巴像 图片来源:Alamy/Stan Pritchard

  公元8世纪,有一位修女院院长写下了一首诗,这首诗是英国现存第一首由女性创作的诗歌范例。同时代还有一位修女,她是第一个用英文撰写长篇散文的女性,并且将自己的名字藏在了文本中。在关于女性写作历史的研究中,新近的观点认为,女性文学的繁荣要远早于人们以前认识到的阶段,中世纪早期女性所做出的贡献被刻意贬低和忽略了。

  英国女性的第一部作品通常可以追溯到中世纪晚期,比如12世纪宫廷作家玛丽·德·弗朗斯(Marie de France)以及14世纪的空想家朱利安(Julian of Norwich)和马吉瑞·肯普(Margery Kempe)。

  人们通常认为,英语世界的女性写作出现在中世纪晚期,比如12世纪的宫廷作家玛丽·德·弗朗斯,还有14世纪的先驱者们——诺威奇的朱利安和玛格丽·肯普。

  黛安·瓦特的新作《英国及其他地区的女性、写作与宗教,650-1100》(Women, Writing and Religion in England and Beyond, 650– 1100)将于12月出版,本书认为,女性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处在新兴的英国文学的核心地位了。作者瓦特系萨里大学教授,她在书中揭示,那个时代的一些匿名文本很可能是由女性创作的,她还认为男性改写了原本由女性创作的作品。

  “早在诺曼征服以前,那个充满活力的文学世界还有女性的身影,女性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参与到文学创作之中。这一传统可以追溯到拉丁时代,但人们很少会想到,一方面因为作品是用拉丁文撰写的,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将零散的碎片拼成完整的拼图,”瓦特说,“人们注意到的只是一个两个女性写作的个例,并没有将这些例证整合起来看。”

  本书介绍了许多早期女性作家,包括莱奥巴,她是一位英国传教士,也是法兰克尼亚陶伯比索夫斯海姆一所修女院的院长,卒于782年;还有海格伯克,一位加入了海登海姆本笃会的英国修女。莱奥巴现存的一封信可以看作是最早由女性创作的诗歌(“再会,愿你福寿绵长,为我祷祝。”原文为拉丁语),海格伯克则讲述了圣威廉巴与圣威纳巴两兄弟的生平故事,她也被看作是第一位创作叙事长篇的女性,但是直到20世纪,人们发现作者将自己的名字藏在了作品中,这才发现这一文本的作者是海格伯克。暗语解密后是拉丁文“Ego una Saxonica nomine Hugeburc ordinando hec scribebam”,即“我,一个名叫海格伯克的修女,写了这篇文章”。

  “由于这部作品没有现代译本,所以人们很难去找来阅读,但类似这样的文本却非常重要,”瓦特说,“至于莱奥巴,她是圣波尼法爵身边的支持者,起初为了给他留下印象,莱奥巴在寄给他的第一封信中写下了几行诗句。这一招似乎起了作用,因为圣波尼法爵随后邀请她一同去日耳曼传教,莱奥巴的诗歌成了她的简历。由此我们可以得知,那时的女性就在写诗了。”

  瓦特还认为,8世纪的一部匿名作品《大贵格利生平》(Life of Gregory the Great)可能是由惠特比双修院的一位修女所作,作者并不一定是一名修士。“文本强调了女性,也反映了女性的利益,种种迹象表明作者可能是一位女性。”她说。

  她还指出,当时的修士作家“重写”了女性自己所叙述的女性历史。比德就是一个例子,他在《英吉利教会史》中写到了早期英国教会的几位修女院院长,却没有注明引用书籍的作者。

  “我几乎可以百分百确信这些早期的资料肯定是由女性所写,”瓦特说,“早期的女性社区衍生出了自己的历史,但是比德经过那里,拿走资料,进行整合……这并不是一种刻意的审查,但是有一个像比德这样的大作家出现,他的作品就成了盖棺定论的经典,早期的其他作品就变得多余了。”

  忽视女性作品的现象并非只出现在中世纪修士的身上。即便是最近出版的文学史研究,依然对女性缺乏重视,尤其是前现代时期的历史,瓦特在书中写道:

  “说实话,我认为中世纪文学这个领域的转变是非常缓慢的,我在这本书中针对现存的文本做了大量基础工作,因为文本都是拉丁语或者古英语,你必须要具备相当深入且细致的学术技能才能够阅读这些材料。”

  瓦特还认为,只有理解了女性作家群体做出的贡献,才能更好地理解这个时代本身。“由于我们不认可她们的贡献,所以我们对这个时代的整体认识都会有所减弱。”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