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性

在女性主义文学作品中寻找男女平等相处模式

来源:未知 时间:2019-11-14 17:04

  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将女性主义理论运用于文学批评,兴起于20世纪60年代末的欧美,是一个特色鲜明而且融汇其他理论学说之长的流派。在后一阶段,第二代女性主义者提出第四种平等,即性别平等,强调和肯定女性区别于男性的独特性和差异性。伊瑞盖莱同样提倡使用“女性语言”,认为这种女性语言的源泉就在于女性身体,尤其是迥异于男性的女性体验。父权社会先是塑造了感性、软弱和被动的女性,然后把女性的这些特征解释为先天的本质,再进一步以此为借口来压迫和贬抑女性,迫使女性处于从属的地位。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发展至今,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多元的体系,包含有各种不同甚至矛盾的立场和见解,但它的核心宗旨一直没有改变,就是从社会文本和文学文本中分析女性受压迫的原因,探索女性解放的途径,寻求男女平等和谐相处的模式。

  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将女性主义理论运用于文学批评,兴起于20世纪60年代末的欧美,是一个特色鲜明而且融汇其他理论学说之长的流派。它的蓬勃发展不仅受益于已经持续了200年的女性争取平等权益的女权运动实践,而且还吸收了马克思主义、心理分析和解构主义等理论的观念和方法。法国文学批评家克里斯蒂娃在《妇女的时间》中以1968年5月为界将女性主义的发展分为两个阶段。她认为,在前一阶段,早期女性主义者提出三项要求,即经济平等、平等和职业平等;在后一阶段,第二代女性主义者提出第四种平等,即性别平等,强调和肯定女性区别于男性的独特性和差异性。同时,克里斯蒂娃也注意到,在她生活的年代里已出现了第三代女性主义者,她们拒斥作为形而上学的男女二元对立,寻求两性共体。三代女性主义不能截然分开,其立场和观点彼此关联,甚至并存于同一历史时间。

  国内外学界常把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分为英美学派和法国学派。英美学派注重文学批评实践,而法国学派受到拉康、福柯和德里达的影响,侧重理论建构,关注女性写作和文本以及如何打破、颠覆男权话语。但无论是哪一个流派或学派,都认同以下几个主题。

  第一,对父权制的批判与。作为女性主义的核心概念,父权制是指男性占主导地位的性别统治。凯特·密莱在《性别》中犀利地指出,“两性之间的这种支配与被支配,已成为我们文化中最普及的意识形态,它体现了权力概念”。为了巩固男性的支配地位,父权制在、教育、法律等领域运用权力贬低和歧视女性,使得男性和女性在社会化过程中逐渐形成男尊女卑的观念。

  父权社会对于女性的压迫还体现在心理方面。法国女性主义批评家尤其注重从语言入手批判父权对于女性心理上的压迫。西苏认为,语言体现了父权制二元对立思维,如大脑/心灵、父亲/母亲、太阳/月亮、主动/被动等。这些二元对立项并不是平等的,父权制的价值观决定了男性占据着支配地位的左端,女性占据着从属地位的右端。西苏指出,要跳出父权制二元对立思维方式,必须进行“女性写作”,创建一种崭新的女性语言。伊瑞盖莱同样提倡使用“女性语言”,认为这种女性语言的源泉就在于女性身体,尤其是迥异于男性的女性体验。与男性语言相比,女性语言更具有发散性,有更为复杂和微妙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