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性

都市空间视域下的当代戏剧女性形象

来源:未知 时间:2019-11-10 01:46

  《中国妇女报》(电子版)的一切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PDF、图表、标志、标识、商标、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读者提供的任何信息)仅供中国妇女报网读者阅读、学习研究使用,未经中国妇女报及/或相关权利人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妇女报》(电子版)所登载、发布的内容用于商业性目的,包括但不限于转载、复制、发行、制作光盘、数据库、触摸展示等行为方式,或将之在非本站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中国妇女报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网上公示、向有关部门举报、诉讼等一切合法手段,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李伯男、李凝和孙晓星是中国当代剧场较有影响力的三位青年导演,他们的戏剧作品自觉流露出对中国当下都市空间中不同女性群体的生命观照。三位艺术家分别关注白领女性、农民工女性和互联网一代年轻女性,共同建构了中国当下都市空间女性生存的不同符号表征。尽管有些作品形式大于内容,但他们毕竟在现实世界与艺术世界之间架起桥梁,体现了戏剧人对女性生存现状的关切与思考。

  李伯男、李凝和孙晓星是中国当代剧场较有影响力的三位青年导演,他们的戏剧作品自觉流露出对中国当下都市空间中不同女性群体的生命观照。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镇化建设发展迅速。1978年至2013年,我国城镇常住人口从1.7亿人增加到7.3亿人,城镇化率从17.9%提升到53.7%。党的以来,城乡融合发展取得了历史性成就。2018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提高到59.58%。都市成为越来越不容忽视的空间领域,而都市空间中的女性生存面临一些现实问题。

  青年导演李伯男“都市爱情话剧三部曲”(《剩女郎》《嫁给经济适用男》《隐婚男女》),以张静宜和崔的情感故事为主线,展现了都市空间中的职场白领女性在情感与事业之间的平衡或失衡。

  即将三十岁的北京某时尚杂志编辑张静宜,迫切想找到一个经济条件优渥的伴侣,却在一次网友见面中认识了IT男崔。崔长相普通,开一辆二手捷达,有套房却在六环外还是。二人初次见面不欢而散,之后又几番巧遇并且矛盾升级。突然有一天他们被同时困在故障电梯里,特殊情境下二人的感情发生微妙变化。以张静宜为代表的都市白领女性,即便受过高等教育、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却仍然摆脱不掉“剩女恐惧症”。“女人所有的选择权都是建立在自身条件之上的,容貌、身材、气质、出身,其中最重要的,我们也说是最重要的,就是年龄。20多岁的女人怎么样都可以把自己嫁了,可一过了30岁,就算打五折也不一定有人要啊。”由于这种“剩女恐惧症”,张静宜才急着要把自己嫁出去,而“剩女恐惧症”的根源是在男性权力视角下女性对自我的怀疑和否定。

  张静宜最终没有嫁给有钱人,而是嫁给了经济适用男崔,经济上的捉襟见肘引发婚姻生活的种种冲突。为了缓解房贷压力,张静宜决定换一份工资更高的工作,于是去崔的游戏公司应聘。公司要求女性员工必须单身,所以张静宜隐瞒已婚事实并保证五年内不结婚,在和丈夫崔以及公司老板共事过程中闹出了一系列误会和笑话。尽管作品是以笑中带泪的喜剧风格呈现的,但女性在职场遭受的性别歧视问题是显而易见的。职场女性的生育权利虽然已经获得劳动法保障,但在职场关系的具体实践中女性员工仍然处于弱势地位,为了生存不得不牺牲自身权利。

  “都市不再显现或表现为乡村这一汪洋大海中的一座城市孤岛,不再表现为与农村或者乡村本质相对立的矛盾、怪物、地域或天堂乡村是什么?它不过是仅仅只是都市的环境、范围、边界。农村人呢?在他们看来已经不再是为领主而劳动,而是为城市、为都市贸易而进行生产。”随着城镇化的脚步,大批农村女性进入城市,成为农民工群体的组成部分。《2018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我国农民工总量已达28836万人,比上年增加184万人。在全部农民工中,男性占65.2%,女性占34.8%。女性占比比上年提高0.4个百分点。女性农民工群体数量越来庞大,她们为城市建设付出血汗,却难以得到相应的社会保障,缺乏身份认同感和归属感。

  李凝导演的肢体剧作品《灵魂辞典》聚焦农民工群体,再现农民工在劳动密集型工厂日复一日高强度机械化的工作状态。在他的作品中,我们看不到农民工群体以外的世界。二位女性农民工不仅像男性农民工一样从事着单调重复的体力劳动,还扮演着男性农民工性渴望和性追逐的对象。她们面无表情,只有四肢的移动。剧作通过大量肢体性动作和调度再现农民工都市生存的现实状态,并在一位女性农民工产子的血腥场面中达到。而这个在工厂诞生的农民工子弟,长大后成为新一代农民工。

  李凝导演主张“后戏剧”观念,在他的肢体剧作品中,我们看不到人物跌宕起伏的命运,人物的个性被刻意抹去。重复单调逼真的肢体,塑造的是农民工群像。《灵魂辞典》象征性地创造出一个封闭的都市工厂环境,直面残酷的现实境遇。农民工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从乡土到都市的空间转移,使他们面临户籍、医疗、工资待遇、工作环境、居住环境、子女教育等社会现实问题,以及身份认同和情感归属的精神困境。农民工群体处于城乡、贫富阶层的底端,女性农民工也没有因为来到城市就改变了以生育为首要任务的事实,她们要承受来自阶层和性别的双重压力。

  孙晓星导演的戏剧作品关注都市赛博空间,主人公多是女性。《这里是分割线》中导演在互联网建立了三幕超文本链接,通过网民的点击浏览评论,将赛博空间营造成戏剧观演空间。《这是你要的那条信息不要让别人看到》将舞台空间设定为一间女生宿舍,三个高低床并列排放在一起。宿舍里一群女生利用几台电脑不断生产着二次元文化符号,在物质空间之外生产着赛博空间。《空爱①场》同样发生在女生们的居住空间,空间里堆满从淘宝买来的具有异域情调的商品,女生们沉迷直播网站和AR软件游戏,直至蓝色的荧幕出现,荧幕上显示超长的英文单词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樱桃园》将契诃夫原著中封建贵族衰落、资产阶级兴起的背景改造成互联网时代,舞台上一架巨大的白色铁艺床,女主人公穿着白色的睡衣。互联网一代“虽然置身于同一场所,却好像被分割在不同时空,于是徘徊在各自的小天地里自言自语,甚至身体和头脑都可以分离,漂浮在各自的云端”。

  宿舍、床都意味着女性生活的私密空间,将女性作为赛博戏剧的主人公,把女性生活的私密空间暴露在观众的注视之下。剧中的女性虽然身处私密空间,却通过互联网连接着世界。互联网不仅满足了她们的消费,也实现了人际交往的精神需要。然而,通过电脑摄像头,她们的影像也被传播到全世界。因此,在孙晓星的赛博戏剧系列作品中,女性既是网络文化符号生产和消费的主体,又作为被看的身体成为男性的对象。

  三位艺术家分别关注白领女性、农民工女性和互联网一代年轻女性,共同建构了中国当下都市空间女性生存的不同符号表征。尽管有些作品形式大于内容,但他们毕竟在现实世界与艺术世界之间架起桥梁,体现了戏剧人对女性生存现状的关切与思考。

  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一般项目“中英比较视域下的中国儿童戏剧产业现状与发展策略研究”(批准号:17BB028)阶段性成果。